第2269章 剥皮二 作者:纳兰心玥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-03-14
  •     说到这儿风九幽围着兰蕙郡主转了一圈,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皮肤很薄,尤其是脸上的,往上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,要不然弄破了,一张皮就不完整了。『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℃Ww W.K.A.N.S.H.U.G.E.La”

        声音低沉轻柔,带着一丝丝的诱惑,不过听在兰蕙耳中却是如临大敌。她想象了一下风九幽所说的画面,顿觉毛骨悚然,特别是她说话时呼出的气时不时的往她来上飘时,更是抑制不住的惊惧。

        看到兰蕙不由自主的缩脖子,风九幽知道她害怕了。微微一笑接着又道:“除了剥皮其实还有更好玩的,比如说把人的四肢砍掉,然后放进一个坛子里……”

        猛然回头再也听不下去,兰蕙郡主吓的一张小脸都白了。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与风九幽拉开距离,她故作镇定的说:“我要挑战你,你说这些做什么?我告诉你风九幽,你少拿这些吓唬人,我兰蕙可不是吓大的。”

        声音很大,气势十足,就像是没了牙齿的老虎,看上去张牙舞爪,实则已然心虚没了吃人的本事,无足为惧。

        无视她的恐惧,风九幽环视众人淡淡的说道:“你既然要挑战我,那就应该知道江湖规矩。你若是败了,我可以任你挑选。放心,你这么美的人砍去四肢放到坛子里实在是可惜,主要你太壮了,一时间怕不好找大点的坛子。还是剥皮吧。剥皮虽说时间有些长,但你放心,我有的是耐心。而且雪山之巅的护心丸药力极好,皮剥掉了,我照样能让你活着。只是没了皮可能会难看点,到时希望你不要太在意。”

        语毕,风九幽瞧见在长公主身边伺候的一个丫鬟终于现了身,招手命其过来吩咐道:“去准备纸笔,另外请长公主过来做个见证。虽说这挑战是江湖规矩,生死各安天命,但到底是在长公主府,又事关兰蕙郡主的安危,还是请她过来做个见证的好。要不然皇太后怪罪起来,还以为是我主动挑事欺负她呢。”

        海棠是长公主身这的大丫鬟,也是她的心腹。原本走过来听到剥皮已经是胆战心惊,这会儿再听到皇太后怪罪,马上就赶紧去禀报长公主了。

        就像风九幽说的那样,这儿到底是长公主府,兰蕙郡主又是皇太后的心头肉,若是在这儿出了事,那铁定是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      海棠前脚刚刚离开,先前受死尸惊吓的几位小姐就受不住了。特别是看风九幽说的云淡风轻,就跟真的剥过人皮一样,她们眼睛一翻就吓晕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几个小丫鬟见自家主子昏了过去,一个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喊叫了起来。但由于紫竹林偏僻,旁边又没有公主府的人在,喊叫无人应,无人来后,她们就索性背着人走了。

        随着旁边的人相继离开,兰蕙郡主待不住了,见风九幽不急不躁四平八稳的又在石凳子上坐下来,她知道她不是在跟她开玩笑,更不是在吓唬她。

        茶馆里说书的人说了,江湖人挑战就必须按照江湖规矩来,一旦签字画押那便是把命交了出去。纵使是死,官府也不会追究,更不会干涉。所以,只要长公主一到,立下字据,那么不管是剥皮还是砍掉四肢装进坛里,那都由风九幽决定了。

        不相信她真的敢对自己动手,兰蕙硬着头皮说:“我是郡主,你敢伤我一根头发,皇奶奶就会要了你的命,杀了你全家。”

    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子,皇奶奶素来疼爱自己,不容任何人欺负自己,风九幽只要敢动手就一定让她横着出去。

        风九幽见她还在垂死挣扎,抬起头看向她,波澜不惊的说:“说的好像我不是郡主一样。郡主又如何,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的野孩子而已,况且,你又是以江湖的规矩向我挑战,即便是皇太后她也管不着。只要一会儿长公主来了,做个见证,立下生死之约,那么你这条命便是我的了。不要怀疑我说的话,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别说是我了,就是在我的丫鬟手下也走不过十招,今天,你死定了。你身上的这张皮,我也要定了。你放心,我剥皮的技术相当好,绝不会损坏一点点。皇太后不是喜欢你吗,到时把皮剥下来直接送给她,相信她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        言至此风九幽皱了皱眉头,疑惑不解的又说道:“说来我真是好奇,真是不解,你说你怎么会觊觎三皇子的正妃之位呢?你们是堂兄妹,纵使你对他心生爱慕想要嫁给她,也不至于这么莽撞的来找我吧?你不是说皇太后疼你吗,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求她呢?而且你不知道吗,昌隆与东凉已经联姻,倘若我不是正妃,那么也绝不会为妾。换句话说,莫言他要是敢让我给他儿子为妾,那我皇祖母就会接我回去。别说不可能,我皇祖母十分疼爱我,要是知道我在东凉国受人欺负,还要让人如此糟践,她必然会发兵东凉,举国来犯。”

        对于这一点风九幽非常肯定,尚宇浩能在内政不稳发兵三十万攻打北国之都,助陌离抢婚,自然也能发兵东凉为她撑腰,活着是接她回去。

        心中一怔,兰蕙郡主顿时就愣住了,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风九幽来自昌隆,是昌隆国的无忧郡主。甚至,两国联姻之事也忘的一干二净。

        眼角的余光看到长公主带着一众仆从急匆匆的走来,风九幽紧接着又说道:“两国联姻结秦晋之好乃是大事,倘若被你破坏,你可曾想过后果?我母亲乐平公主乃是昌隆国太皇太后唯一的女儿,由于我母亲早逝,她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我。倘若她知道我被人欺负,你可知后果?莫言乃是明帝,别说你是郡主,就是你是公主,此事也不可能善了。到那时,你以为皇太后还会护着你吗?”

    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风九幽觉得这其中有隐情。而冲动易怒的兰蕙郡主一见面就要毁了她的脸,必然不可能只是因为觊觎陌离,一定另有原因!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